武威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SOS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9:01 编辑:笔名

人说,有什么样的性格就会有什么样的际遇,进而什么样的际遇就又会促就什么样的性格,偶然而又必然。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无数的偶然,在经历了貌似的艰难抉择后。偶然便就会化作必然,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条用众多偶然铺成的必然之路。世间之人无不是在偶然与必然间徘徊忧犹,无不是在偶然与必然间冷颜决绝。  人生路,抉择路。  面对偶然,面对抉择,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总是有些东西会被埋在心底,被刻在灵魂深处,总会时不时的重浮心头,让人梦绕魂牵,每当驻足回眸,每当回想起那曾经的决然,总是会不自觉的蒙上一层迷茫,那真的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吗?如果重来一次会怎样?如果不那样选择会怎样?挥不去,道不尽,让人纠结惶惶欲舍难休,亦如清晨里萦旋的梦境。  九月的清晨,微风拂动,朝露清泫,已不见了盛夏的闷热,天气干爽清凉,一切看起来惬意祥和,有那么一会儿张伟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去思虑刚刚的惊梦,就只是团在床上遁入阴影,看着窗外就像是看着另一个世界。微风掠过窗纱吹拂着窗帘轻轻摆荡,间或的,又扫向地板,荡起散落的废纸和碎屑,飘向了某个阴暗的角落,茶几上翻开的书沙沙地响着混合着厨房里滴答的水声,悠然飘远。忽而,腐败与水锈的气味再次浪卷而至,房间也再次笼罩在了阴暗中。张伟定了定神,遂然起身,梳洗起来,今天是开学的日子。  张伟,三十六岁,东南某大学逻辑学教授,相貌平平,身量不高,自从去年离婚后神情也越发显得颓然,衣着往往是随意混搭,显得邋遢、萎靡,在老师和学生间越来越显得边缘化。一个边缘化的人教授着一个边缘化的学科,像个滑向深渊的蠢蛋,张伟常这样自嘲。  逻辑学的教学室永远是这样一副景象,偌大的教室只坐着二十几个人,同学们或三五成群小声嬉笑,或斜望天双眼放空,更有甚者干脆伏在桌上鼾声四起,而张伟则是另一种颓然,站在讲台上一刻不停地自言自语着,面无表情地复述着一条条没人听进去的刻板的公式。  没人在乎他在讲什么,连他自己都不在乎,似乎所有人都在默数着时间的刻度,计算着它的流逝速度,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两个字响起。  “下课。”终于,在气氛快压抑到极点时,张伟吐出了那两个字。  “终于结束了!”有学生兴奋地低呼。  “一会儿去做什么?”  “去看男生打球!你不知道篮球队的那个中锋好帅哦!”  “真的吗?”  “当然真的,听说他还没有女朋友哦!”  铃声响后的教室却呈现着另一番景象,令谁也想不到刚刚格格不入的沉闷。极大的反差让正低着头机械的整理着教具的张伟一阵地烦躁,眼前的世界陡然变得模糊起来。  “结束了……”她说,在那天,在那个地方。  而他则尽量控制着颤动的手,捏紧离婚证,欲言,又止。  她是个善良的女人,有着南方小女人的婉约和温柔。她的身材很好,他喜欢看她穿短裙的样子,喜欢看着她咬着发带,娇羞又认真梳头的姿态,喜欢突然抱住她,喜欢看着镜子里她那既嗔怪又惊慌的窘态。可是再浓烈的感情也敌不过时间地研磨,两个人的世界终究还是太冷清了。  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用一种极尽暴力的不负责的方式使原本的生活戛然而止,就算是结束吗?这算哪门子结束!张伟捏着教具,恍惚低吼:“你们为什么学逻辑学?”  学生们猛然止住离去的动作,讶然地望着他,一时间回不过神来,那个平时少言寡语,行为邋遢的老师竟会发脾气!他竟然也有脾气!  “为了考试呗。”有胆大的男同学懒洋洋地答道。  张伟抬起头,仔细地看了看他的学生们,尽量平复了下情绪:“为了考试!这回答也不能算是不对,那换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上大学?”  张伟直了直腰,缓步走下讲台,轻笑了下,带着点自嘲的味道,“是为了将来有个好工作,为了将来出去之后能有个炫耀的资本,还是什么别的理由?”  “还可以找个不错的女朋友!”有男同学轰然起哄。  “对,还可以找个不错的女朋友,而你们女同学也可以找个看得顺眼的男朋友,可是这些你们不在这里,不在这校园里可以做得到,只是因为在这里看起来得到这些东西会更轻易,看起来比外面轻松得多,所以你们就选择了一条看起来像是捷径的路,来到这里,用一个简单苍白的答案来回答生活这个问题。”  张伟斜靠着讲台,目光飘向窗外,“谁能告诉我什么是逻辑学?逻辑学能教给我们什么?”  “导师,逻辑学是研究思维的科学,可以让我们在生活中正确地进行推理和论证。”一个女生站起来一板一眼地回答道,只是她的眼底里始终潜藏着一丝狡黠。  “呵呵,”张伟轻笑了声,“笼统的答案,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这世界早就和平了,逻辑学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成为生活中论证的捷径,恰恰相反,它常常会推翻人们在生活中下的简单的定义,逻辑学是一门把复杂还原回复杂的学科,生活本就复杂,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让生活简单化,相反的是为了直面生活的复杂,虽然这并不能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在面对选择时减少头脑发热的情况,减少选择糟糕结果的几率。”  张伟扫了一眼正闷声收拾课本的学生们,无声地笑笑,低声自语,“可惜这几率并不高,逻辑学并不能拯救世界。”随后,轻叹一声,“好了,下课吧。”  学生们的情绪霎时高涨起来,拿起文具顿做鸟兽散。  张伟无奈地摇摇头,带着自嘲,轻声自语:“对人们造成真正伤害的,不是我们不知道的事,而是所有我们已知的事都是不真实的。”随后顿了下,看了看那个刚刚回答问题此时正慢吞吞地收拾着文具的女生,像是在问她,又好像不是,“知道这是谁说的吗?”  女生一窒,茫然地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马克·吐温。”一个平缓低沉的声音突兀地从门口传来。  张伟凝眉望去,只见一位身穿迷彩服的中年男子正走进门来,来人步履稳健,身材魁梧,理着整齐的短发,腋下夹着个公文包,正不苟言笑地直视着他,在路过女生时来人微微转了下身,用低沉严肃的声音,不带一丝表情地说道:“已经下课了。”  “啊!”女生明显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愣了,惊惶地看着来人。  中年男子没再和她说话,甚至没再去看她,而是轻转身指了指门口。  女生似乎反应了过来,慌乱地拿起课本,飞逃着出了教室。  “你叫张伟?”待女生走后,中年男子凝视着张伟,严肃的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凝重。  张伟茫然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仔细地搜寻了下记忆,最终确定,此人他根本不认识。  “我叫李尔,在职军人,部队番号不方便介绍。”中年男子平淡地说道,随后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递向他。  张伟看了看,接过了纸,打开来,凝眉细瞧。上面只有一段很简短的话:8月31日,阴,无风,天空昏暗,能见度低,潮汐将至,冷。  “能看出什么吗?”李尔又问道,声音低沉,依旧面无表情,。  张伟皱着眉又仔细地看了看那张纸,斟酌着说道:“潮汐将至应该是后加上去的。”  李尔的眼睛似乎亮了下,“还有呢?”  张伟皱着眉,一只手有节奏地敲击着讲台,“潮汐将至时是会伴有强风的,这和前面的话逻辑不符,我想应该是后加上去的,写这个的人应该是在海上,如果是在陆地上那在中间加入暴雨将至会更贴切,而前面的8月31日,阴,无风,天空昏暗,能见度低,说的是时间、天气情况,以及航海状况,这应该是篇航海日志,一篇没写完的航海日志,写的人应该是在写到冷字时出现了突发状况。这行字的正确解法应该是:8月31日,阴,无风,天空昏暗,能见度低,冷……”  张伟说完后又把纸张递还给了李尔,皱着眉看着他,静等下文。  李尔面无表情地接过纸,放回公文包,而后又拿出一摞文件,放到讲台上,平静地道:“在上面签字。”  “这是?”  “保密文件。”随后又加了句,“有关国家安全。”  张伟拿起文件看了看,上面的字句语法不通,不是小学生写的就一定是用密码写成的,他更倾向于后者。  “你是怎么进来的?”出于谨慎,张伟迟疑了下还是问道。  “你们校长带我过来的,但他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我能不签吗?”盯着文件,张伟犹豫了,本能地觉得如果能不签还是不签的好,无论来人是骗子还是真如他所说,他都不想与其产生关联,本身这事儿就透着诡异。  “可以。”李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不过,你会失去很多机会,很多东西。”  失去很多……张伟转了下身望着窗外,窗外阳光明媚,柳枝在微风中微微舞动,一群鸽子飞过,拉出一线长长的鸽哨声。  “找我什么事?”她问。  他摇摇头,默不作声。  傍晚热闹的餐厅里人来人往,他与她面对面坐着,却相顾无言。人来了又走,人走了又来,午夜临近,热闹的餐厅逐渐变的冷清,他依然盯着菜,她依然看着他,他惧怕即将到来的生活,但却紧攥着手里的戒指。  “能和我结婚吗?”她问,笑靥如花。  张伟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记忆已变得模糊,婚姻也早已破碎支离,但他仍然庆幸当初的选择,并时常回想。  甩甩头,驱散掉回忆,张伟拿起笔,认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待他签完,李尔重又把文件收回公文包里,“跟我走吧,已经给你请好假了。”随后便转身阔步向门口走去。  张伟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平缓了一下心跳,也跟随着走向了门口,临出门前,禁不住又回望了一眼,摆放在角落里的教具。  九月的校园,温馨祥和带着青春的气息,放课后的学生们三五成群,或打闹嬉戏,或悄声交谈,眉飞色舞,巧笑嫣然,尽显着青春的绚丽。张伟第一次觉得,校园也许并不像自己印象里的那样沉闷。  呼出一口气,跟随着李尔来到一辆吉普车前,张伟抬头向里面望了望,车的后排座位上坐了个小青年,那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年纪,身材颇瘦,穿着件宽大的短衫,上面满是油渍,已看不出了原本的质地,头发脏乱,好似很长时间没有理过,眼圈黑黑,正呼呼大睡着。李尔指了指后座,示意他上车,张伟点点头,打开车门坐在了那小青年的旁边。  “啊,你回来了?这就是另一位?”可能是关车门的声音惊醒了小青年,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李尔,又好奇地打量着张伟。  李尔坐到了驾驶位置上,没回话,也没开车,而是拿出了烟冲张伟和小青年示意了下,张伟犹豫着接过了烟,他已经戒烟很长时间了。  “你们对华英知道多少?”吸了口烟,李尔问道,透过观后镜可以看出他的焦虑和凝重。  “华英?那个深海鱼类专家?”张伟有些诧异。  李尔点了点头。  “了解不多,和她有过几面之缘,只知道她是研究深海鱼类的专家。”张伟想了下回道。  回想起来,他与华英是在某一次学术研讨会上认识的,华英是个双腿残疾的女人,但却很有才学,举止文雅,眼中始终闪中自信与智慧的光芒。他们在那个研讨会上很聊得来,都为对方的学术而感到惊艳,后来便留下了各自的联络方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经常在网上交流各种的研究心得,但也就仅此而已,再后来听说华英要出海去做实地考察,便断了联系。  “她不是鱼类专家,而是人工智能专家。”小青年望着窗外,幽幽地说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人工智能专家?”张伟不可置信地看看小青年,又看了看李尔。  李尔点点头,算是肯定了小青年的话。  “出事了吧?”小青年向窗外弹了弹烟灰,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不屑。  李尔通过观后镜直视着他,莫言无语,但神情上算是肯定了小青年的猜测。  过了一会儿,李尔才又重重地点点头,随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向了他们。  张伟有些茫然地接过资料,翻看了起来。华英,人工智能专家,带队研究代号为‘金鱼’的人工智能,一年前带领科研队乘坐飞熊号出海,而飞熊号便是人工智能的本体。一年来,研究缓步进行,一切还算顺利,至昨天,8月31日晚,科研对在发出最后一条信息后,便失去了联系,应急军队立即启动,至事发海域后发现船舱已被锁死,全体科研人员被困。  “这就是找我们的原因?”小青年放下手里的资料,瞟了一眼李尔。  “我们被预备为‘防火墙小队’,如果一切顺利这小队便不会启动。”  “这么说,你早就掌控了我们的行踪了。”小青年苦笑一下,带着浓浓的自嘲,随后向前从伸了伸腿,“现在能把手铐打开了吧?”  李尔点点头,拿出钥匙打开了扣在小青年脚上的手铐。  张伟也放下了资料,一时有些恍然,随手把烟放到嘴上长吸了一口,却没发现不知道何时烟已然灭掉了,这长长地一口导致他被生烟味呛的一阵猛咳,涕泪横流。  待他咳完,李尔才半转过身,极为严肃地说道:“现在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李尔,军衔上校,隶属国家安全秘密部队,‘防火墙小队’队长。” 共 1579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男科
昆明最好的癫痫研究院
昆明能根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