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墨舞永远的天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56:23 编辑:笔名

当那高大壮硕的身影风驰电掣朝着狼王驰去的那刻,我的心在颤抖,在滴血,我知道天空会永远的离我而去。刹那间,时间像是停住了,“咔擦”两声脆响,天空和狼王的骨头同时断碎,一滴滴红色的血液滴在草原上,像是绽开一朵朵绚烂的花……    【一】    天空是一只藏獒的名字。  对于藏獒我基本属于空白,要不是查干老爹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收养的这条小狗原来就是一只藏獒!  查干老爹是标准的蒙古汉子,高高大大,一身朴素的蒙古长袍,发亮的蒙古长靴,长着一副蒙古人特有的脸庞,粗犷而豁达的性格,让四围的游牧居民都非常得敬佩。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条狗?”查干老爹有些兴奋地问我。  我耸着肩,摊开手:“我也不知道,总之是它一路跟着我来的。”  “这可是个宝贝啊!”查干老爹摸索着怀中的那条毛茸茸的小狗:“它是一条藏獒你知道吗?藏獒!”  我摇摇头,从小在城市里长大,要不是父母非要我在这里磨练几年,我才不会来呢!对于藏獒,我只是听说过,毕竟城市里不准养狗,而且要养的话都是一些宠物狗。  我注视着这条狗,对查干老爹道:“他不就是一条狮子狗吗?你看它的样子多像一头狮子!”  查干老爹笑笑摇头说:“你口中说的狗只是从外国进口的狗,专门给人把玩的,而藏獒不同于任何狗,可以说它是狗中之王,你看这条狗,它的眼睛,鼻子,耳朵,身子都符合藏獒的标准……”  查干老爹给我讲了许多关于藏獒的知识,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下意识的去看他怀中的小狗,果真是粗短有些凹陷的嘴唇,周身是长满了雪白的体毛,而且特别得厚,耳朵肥而大,搭在身上,脚趾外面好像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外膜,像是虎趾那般。  “流星啊!”查干老爹对我说道:“这条藏獒可是纯种的,而且是一条雪藏!特别的稀有!在我们这里藏獒现在是越来越少了,一来是因为现在藏獒的价格太贵了,二来毕竟这里的狼也少了,所以我们游牧居民一般都饲养家狗,稍微有钱的就养狼狗。”  “那我们这里有藏獒吗?”我问道。  “有一条,改天老爹带你去看看。”查干老爹高兴地对着我说:“既然是你把它带来的,你就给它去给名字吧!”  我仔细地端详了它半天,见它一身雪白,就好像漂浮的一大团白云,很快就有了个名字:“就叫它天空吧,你看多像我们头顶的天空,白得高远,白得透彻!”  “好好好!”查干老爹竖起大拇指:“天空好,天空好,白而深远,宽而博大,希望它长大后能有天空的胸怀,尽心尽力保护好我们的羊群!”    就这样,天空被我和查干老爹收养了。幸好查干老爹很懂得怎么去饲养藏獒在他的精心照顾下,天空慢慢地长大。  查干老爹和别人一样,家里放养了一群羊,由于近来的狼逐渐地减少,所以查干老爹很放心把羊群交给一只叫巴特尔的家狗。  巴特尔并不是一只牧羊犬,但是却具有牧羊犬的机灵,每当羊群有羊走失的时候,它都积极地赶着羊回归羊群,对于陌生的人,和一些其他动物,它非常警觉,只要他们一靠近,尖叫声便不住地响起。  自从有了天空,巴特尔就好像别遗忘了,查干老爹对天空的喜爱巴特尔都记在眼里。  巴特尔是一只高大的家狗,棕黑色皮毛闪闪发亮,眼睛中总是透露一种友善的光芒,当然是对于认识的人,它的身高比狼狗稍微差些,将近六十公分,四肢发达,擅于奔跑。犬牙不长,却非常锋利,在附近一带的家狗中它算是王者了。  巴特尔好像天生有一种嫉妒心,对于它不满的,它就要报复,以前查干老爹只有它存在,现在有了天空,虽然天空还很小,只要有时间它都会欺负一下天空。  有几次我都看到,巴特尔把天空的食物全部抢走,留下一个空盘给天空,害得天空饿得嗷嗷直叫,更甚者它还故意撕咬天空,却非常的聪明,不留下明显的伤痕,弄得查干老爹也没有办法,毕竟没有证据,光凭着我的片面之言,他是不会对巴特尔实行惩罚的。  于是乎,我便成了巴特尔的眼中钉。  只要查干老爹不在,它就对着我露出凶狠的一面,高大的身躯慢慢地逼近我,对于狗,我向来有些惧怕,尤其是这么高大的狗,想拿起棍子,却又害怕它会咬我,一时间站在蒙古包里呆若木鸡。  幸好巴特尔只是对于实行恫吓,朝着我露出它那锋利的牙齿后,晃晃脑袋,转身奔跑出去了。  每当这个时候,天空都呆在我的身边,它的三角眼一直盯着巴特尔,虽然它小,却不懦弱,全身散发一种淡定的气息,眼睛中带着一种蔑视的神情,朝着巴特尔发出低沉的闷叫。因为小的缘故,巴特尔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目空一切的做它想做的。    【二】    时间过得非常地快,眨眼天空就已经七八个月了,个头突飞猛涨,样子彻底变了,变得更加有王者的气质。  整个面部长开了,变大了,周身雪白的毛发越发厚积,背也逐渐变宽变长,身高已经有五十多公分,远远看去就像一头雪白的雄狮,唯一不变的是它眼中那一抹蔑视的神情,半闭着眼睛,冷静地望着整个世界。  在它长大的期间为了避免巴特尔的无故找茬,我几乎每天都带着它离开查干老爹的蒙古包,那个时候天气正好,和天空在绿草成茵草原上不停地奔跑,玩耍,尽情地嬉戏,我和天空无形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当然也免不了收巴特尔的欺负,天空每次都极力地反抗,可每次都遍体鳞伤,因为那个时候查干老爹一直出去办事,几乎没空管天空的事,所以巴特尔特别的嚣张,有的时候甚至伙同周围的家狗一起对付天空,幸亏我拿了一把土铳才把它们给吓跑。  可怜的天空就在这个的环境下一点点地长大,我也只是一个还没完全长大的小伙子,对于它我没能给予强大的保护。在这一点上我感到非常的内疚。  如今好了,天空长大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任巴特尔欺负,似乎是它体内原始兽性的驱使,天空十分彪悍善斗,而且也特别喜欢去草原不远处的那一片原始森林里,在那里寻食物,每每到了傍晚十分才回来,嘴角流着一丝丝存留的血迹。  巴特尔似乎感到有些危机感,天空的迅速成长是它始料不及的,才几个月的时间个头已经接近自己。  它变得暴躁起来,放羊也有点心猿意马,因为查干老爹回来了,几个月不见查干老爹变得更加瘦了,当他看见天空的成长时,眼睛都笑眯了,和天空更加亲密。这无形中给了巴特尔一刀,让它的心里燃烧起妒忌的焰火。  妒忌使得巴特尔内心备受煎熬,终于在一个隆冬的早上爆发了!  一大早,大雪就封了山,草原上一片白茫茫,地下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由于天气恶劣,羊几乎都被圈在羊圈里,由查干老爹每天负责弄来青草。这样巴特尔的时间相对来说就宽松了。  它时常虎视眈眈地望着天空,眼里流露出一种凶狠的目光,嘴唇不住地轻微抖动,低低地闷声嘶吼。对于这一切,天空只是不屑,和往常一样,出了蒙古包准备向那片森林里进发。  而这时候,巴特尔宛如离弦的箭一般奔出蒙古包,迅速拦截天空的去路。巴特尔一声高叫,顷刻之间,周围嬉闹的家狗瞬间从四面八方赶来。  十多只身材不一的家狗围着天空,眼中迸射出吓人的目光,我在蒙古包里看得非常着急,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由于以前拿了土铳去吓唬别的家狗,惹得周围的牧民们有些不悦,后来听查干老爹说,对于狗之间的较量人还是少掺和,毕竟在大草原上一直保存着一种劣性的潜规则,适者生存,谁要是没有足够竞争力,自然会被淘汰。  一场狗与狗之间的较量开始了,这关乎天空以后的生活,关乎它在狗群中的威望!  天空依然很镇定,眼中那一抹蔑视的神情越发浓重,粗短的嘴唇终于向后翻起,躬身巡视着这一切。  巴特尔站在最前端,和天空对峙着,不停地朝着天空吠叫,坚硬的爪子在冰地里画下重重地痕迹。  周围的家狗也并不去攻击,它们虽然口里也叫着,但是它们这个时候完全就像一群看热闹的群众。在狗的世界里,它们最喜欢看得就是王者之间的较量,很显然这群狗就是巴特尔叫来看热闹的,目的就是为了凸显它在狗群中的地位,它才是独一无二的,它才是真正的王者!  天空不能输,一旦落败,所有的狗都会对它群而攻之,它一定会受到非常大的伤害,即使不死,以后它也难以在狗群中得以生存的地位。  雪花无声无息地飘落,外面狗叫的声音此起彼伏。  巴特尔掩饰不住自己的愤怒,终于发动了进攻,迅速敏捷地朝着天空飞奔而去。  天空依然冷静,不过它的目光锁定在巴特尔的身上,同时余光又得注意周围的家狗,万一他们一齐上的话,自己可陷入危险之地。  一个华丽的转身,天空顺利地避开巴特尔的攻击,同时绕到巴特尔的身后,以非常快的速度咬住巴特尔的尾巴,但是并没有死死的咬住,天空好像在等待一个机会。  痛苦很快传遍了巴特尔的全身,它的整个身子跳跃了起来,就像触电一般,立刻反转头部,满口锋利的牙齿对着天空就是喉咙之处就是一口,它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要不是天空聪明,没有死死咬住巴特尔的尾巴,恐怕这会儿会被巴特尔咬住。  几乎同时天空松开巴特尔的尾巴,头一偏,然后抓住时机,露出锋利的犬牙,朝着巴特尔的颈部就是一口。很显然巴特尔咬空了,愤怒的眼睛通红,此刻它被天空死死地咬住颈部,动弹不得,凄惨的叫声响个不停,血液迅速顺着天空的嘴唇流了下来。  周围的家狗不停地吠叫,身子想要前进看到这一幕却又停在原地,昔日的王者都是这个下场它们能有便宜得吗?  “糟糕!”我立刻从蒙古包出来:“这样下去的话,巴特尔一定会出事的!”  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大概知道天空并不会伤害我,走到两个狗的前面,我使劲地拉天空,可惜近乎疯狂的天空却死死咬住巴特尔的脖子,看着巴特尔一点点得变得虚弱,我的心惶恐了起来,要是巴特尔死了,查干老爹不骂死我才怪!  突然我想起了查干老爹说的话:藏獒一般咬住了敌人的要害是不会松口的,除非敌人死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对着它的鼻子猛烈的打击,这样才有可能让它松口。  对不起了,天空。拿起拳头我使劲地朝着天空的鼻子打去,每打一拳我的心都在痛,就像每一拳打在我的心里似的。  砰砰砰——  响声回荡在雪地里,天空的眼里闪耀着不可思议的眼光,迷惑不解,伤心迷惘,同时又有一丝惧怕,我不敢看着它的眼睛,嘴里焦急地喊着:“天空快松开,松开,松开……”  终于它松开了口,满嘴的血迹,抖抖身上的白雪,然后死死地盯着周围那些家狗,它眼光只是瞟了我一下,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了对其它狗的警惕,毕竟此时我也在狗群里。  它低沉地朝着其他家狗狂吠了几声,眼光又恢复了以前那种蔑视,一种王者之气从它的身上流露了出来。  众家狗不心甘地乱吠了几声,然后一个个掉头跑走,边走边回头看着天空。    【三】    巴特尔的伤势很重,躺在雪地里,不停地伸出舌头喘着粗气,硕大的肚子一鼓一鼓的,血液已经染红了它身下的整个雪地。  我慌忙从蒙古包里拿出查干老爹的药箱,从中找了一瓶止血的要,敷在巴特尔的脖子上,又赶紧叫来了兽医帮巴特尔彻底进行治疗包扎。  见到巴特尔没事了,我终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等我记起了天空的时候,忽而发现它不见了!  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的,它一定是在生我的气,气我打了它,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当时那个情况下唯一办法只有让天空松口,不然巴特尔可魂归西天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雪下得更加大了,铺天盖地的如同一张洁白的丝网笼罩着草原。北风凄厉地叫喊着,像是一个深夜的流浪汉鬼叫着,从这边窜到那边。  天色逐渐地变暗,气温猛地下降。我已经把周围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可依然没有天空的影子。  “天空,你在哪里?快回来——”可惜我的声音却淹没在漫无边际的茫茫雪海里。  到了吃完饭的时候,查干老爹赶来一车的青草回来了,帮着他卸下这些青草,很快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看着巴特尔受伤躺在地上,他脸抽动着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天空呢,它去哪儿了?”  没办法我只好把发生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查干老爹。  查干老爹听了后,叹了口气,一声不吭地抽着旱烟。  “天空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外面的风雪又这么大,会不会有事?”我担心地问道。  查干老爹敲敲烟杆;“放心,它不会有事的。”  说完这一句查干老爹又沉默了,时而叹叹气,时而望着上空发呆。  “老爹你是不是有心事?”我好奇地问。  查干老爹摇摇头:“唉,都是这天气整得,这么大的雪把山都封了,弄得躲在深处的狼群又活跃了起来,早上去拉青草的时候,很多牧民都说自己的羊圈都狼关顾了,丢失了不少羊。看来很快我们这里也会被狼关顾的,唉!”  “它们肯定是饿得发慌了,所以又来祸害羊群了。”想起狼我莫名地起了恐惧,在现实生活中,我没有见过狼,但在电视中常常见到它的身影。  查干老爹点点头,猛地抽了口烟:“恐怕以后我们这里不会太平了!可惜现在巴特尔又受了伤,天空不知去向,咱们的羊圈可就危险了。”  “老爹,我们不是有把土铳吗?可以打跑他们啊!”我天真地说道。  “你呀,怎么说呢?”查干老爹苦笑着:“这土铳一次只能打一发子弹,而且威力不是很大,想要再次打,又得重新上弹药,需要时间,非常的麻烦。只怕到时候,没来得及上弹药就被狼扑倒了。” 共 99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多采用什么方案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