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艺术家工作与国家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9-10-09 17:26:20 编辑:笔名

艺术家工作与国家的关系

曼城亚洲艺术三年展在二零零八年成立于英国曼彻斯特,为亚洲以外唯一的亚洲艺术三年展。旨在与各个美术馆及艺术机构合作,着眼亚洲当代艺术,并邀请国际知名的亚洲艺术家以及艺术界的新秀来参与展览。继前两届的成功经验,第三届曼城亚三策划工作已经启动,展览将贯穿曼彻斯特整个中心市区,于2014年9月26日正式开幕。作为本届曼城亚三的核心艺术机构,1986年成立于曼城的华人当代艺术中心将携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近三十位重要艺术家,推出一个全新的中华当代艺术展览。该展览不仅是本届曼城亚三的焦点项目,同时也将成为英国迄今规模最大的中华当代艺术展事。 讨论会现场 田霏宇:我可能刚才讲的不够直接,这个地方叫中国当代艺术中心,做一个亚洲三年展。我们经常面临这个问题,做什么作品在海外展出都会被当作一个国家的现实的一个表现来判断,来解释,来传说。我不想回到中国性的问题,可能我刚才不该用社会这个词应该直接用国家或是中国这个词,就是说你觉得作为艺术家,你的工作跟这个国家有什么关系,就是这个问题。 王思顺:我觉得现在会越来越不明显,艺术家和刚才说的社会以及你现在说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淡薄。 姜节泓:这一点我可以补充一下,因为我们在探讨这次所收到的艺术家的方案的过程当中,刚才田馆长用了一个词就是中国性的问题,这其实是一个老问题,但我们确实在这次展览当中没有做思考。这个展览我敢肯定有最起码60%、70%以上的作品根本不知道是由那个国家的人做的,完全不知道。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展出的一些好展览有这方面的一些改变,我觉得这个是很自信的一种状态,挺好的。 田霏宇:我们用这种方式来讨论这个问题也有大概几年的历史,那些作品看上去是中国的或者不是中国的,有没有什么国家的特征或者是文化的特征。可以说没有特征就是代表一种自信,代表一种多元化,代表中国在这个世界里的一种崛起,一个呈现,就是艺术家不需要对国家负责。可以直接对他们的感情或者是他们周围琐碎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抽象这种只有发达国家可以去做的事情,会有一系列的讨论,但我觉得最后这个语境也没有绕开,这个语境,这个中心,这个活动还是用这个概念去设定的,如果还是有这么一个框架,这个作品和这个框架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什么。 王思顺:刚才这个问题也是我自己的困惑,在做当代艺术之前,在美院的时候,比较初级的阶段,如果我的作品被大家拿去跟国际上的当代艺术作品相比较,我会觉得自己做得很土或者是层次不够,但是后来发现不管怎么样,在形式和表面上看比较接近的时候,大家又会觉得出现另外的问题,这样自己的语言在那里,所以我觉得在从事艺术的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会层出不穷地出现,来自内部的、来自外面的等等,一直在纠缠,一直在促进,一直在思考和转变。 田霏宇:郝量从某一方面可以说是用比较传统的媒介和题材在进行创作,可能这种思考在你自己的创作里边是绕不开的。 郝量:对,我没有想过我的作品是不是没有国界或者是什么别的,因为我喜欢的东西是中国人自己的艺术,以前古人的一套东西,我喜欢它,从小学习它。我的作品就把自己想叙述的东西,想表达的东西尽量准确地做出来,可能刚开始会很模糊,后来一点一点地更加准确,在技术语言上和感觉上能够跟古人所提出来的一些关于品位的东西能够契合。其实我考虑的并不是那么多,比如这个作品是不是国际化,是不是多完整,土不土、洋不洋,这些问题对我来说都不是事,我只是希望我的东西在我已认知的框架下能够是一个自己看着很顺眼的东西。我可能更多还是考虑这一点。我想到几个问题,大家刚才都在聊的几个事。 有一个问题我看到很多采访,艺术家追忆对过往的一种纯粹状态的追求,大家保持着一个良好的心态,商业化的侵入我们开始怎么怎么样。我在琢磨一个状态,这个状态在中国历史上只有这几十年会如此地不商业化,艺术和商业无关。我们看古代很多伟大的艺术全部是在商业背景下做出来的,我们知道文徵明、董其昌这样的画家都是在大的商业背景下做出来的,他的作品也是被 钉 得无数,但是在知识系统上全部都是有新的价值的。我觉得商业的东西不可能侵入艺术,只有你自己砸在这个里头。我认为不是现在不正常,而是中国现在在恢复正常,是以前不正常,可能就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到八十年代这段时间是中国历史上最不正常的一段时间,是从来没有过的,礼崩乐坏,纲常沦丧的一个状态。一个社会的架构是很完整的,是需要有商业系统、政治系统、文艺系统相辅相成的,以前可能就是一面独大,所以会觉得一个东西地下化或者怎么样,但是就当时好的艺术,包括好的艺术家来说,现在如果是得到商业认可的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口碑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路线查询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口碑咋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口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