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思路小说长乐镇四大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38:40 编辑:笔名

只要用心观察身边的人或者事,你就会发现,时间和空间并不是单一的直线,而是像枝蔓一样延展,并长满丰沛的枝叶,如春天般快乐而茂盛。  长乐镇是个好地方,如画般的山清水秀,令人流连忘返。至少,我这么认为。  很多年前的事了,如同沉叶泛起般。那会儿长乐镇农场的知青们除了喝酒、打架、泡妞外没什么事可做。只要小费脚力登上小山放眼望去,那稀稀拉拉像癞头般的稻田,肯定就是农场的知青们的杰作,和农民绿油油的稻田有着鲜明的对比。  哪是什么鬼农场?简直就是在糟蹋土地,把长乐镇的农民们给心疼死了。这些挨千刀的骚包货,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够,给俺当灰孙子俺都不要。当时长乐镇的人就是这样骂他们的。  什么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整个儿蒙事,就是踢着你的屁股出去过度一下而已。据说这是全世界最成功的疏散人口,比自宋室南迁开始的洪洞大槐树移民活动,以洪武初年到永乐十五年大约50年间为其高潮,号称是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范围最广的官方大移民可厉害多了。  长乐镇很小,小得像个鸡嗉子,一条大街一泡尿浇完还富裕半泡。街上和所有一级政府所在地一样,少不了邮局、新华书店、信用社和供销社。到了傍晚,满街都是穿着白色回力凹凸球鞋,戴着绍兴毡帽的知青(大概是绍兴的知青为多)。无知的耀武扬威,满街找茬,时不时还两派知青血赤呼啦地打上一架。不过这些打架的糟事儿长乐镇人从来不管,也不屑管,这都是旁人的事,原则就是别惹着我,要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长乐镇的民风彪悍,这是远近闻名的。但凡抓住小偷或偷人者,不管大偷小偷都必须剃成阴阳头,五花大绑在镇政府门口的电线杆上示众三天,无一不灰头土脸。这块地域的人都不敢有所僭越,一般被绑在镇子上的大多都是不知行情的外乡人。就连平时耀武扬威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知青都不敢染指,生怕被剃成阴阳头把脸丢尽。  惹不起,还躲不起?  据说,住在街东的一对兄妹就差一点被剃阴阳头,理由很奇怪。长乐镇人说他们不像兄妹,倒像一对形影不离的恋人,成天挽着手黏糊在一起,有失常伦。长乐镇的老人们为此喋喋不休,说他们这是伤风败俗,在老底子是要浸猪笼的。但最后还是没动手,毕竟是乡邻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谁也不好意思下黑手。其实是兄妹俩放下了狠话,谁他妈敢拆散他们兄妹,谁敢剃他们阴阳头,就把谁家的房子点了。  长乐镇的风俗就连镇政府都忌讳三分,这也算是一怪吧。  第二怪,长乐镇汽车站站长的两个儿子,是一对长相奇特的怪人,有人说他们是返祖,可都说老祖宗是猴啊,毛多着呢。可他们全身光溜溜没有毛孔,三五根头发,几乎找不到眉毛,比张乐平老先生手下的三毛还三毛,四肢和小鸡鸡就像紫薇树上光溜溜的树杈。  一到夏天,两兄弟就嗷嗷直叫热得受不了,闹腾着脱得赤条条,身上一片布丝都挂不住。他们像小狗一样吐着舌头,不是在长乐桥下的浅浅的溪水里玩耍,就是涨水时拿着个椭圆形的大脚盆灌满溪水,把两个孩子泡着散热。  哎,可怜的孩子,长得着实像外星人。  第三怪,长乐镇农机厂常来的一个武师,长着一双天不亮的眼睛,可功夫却了得。听说他是平阳人,武术世家,因为年轻时打伤了人才跑路的,后来在长乐镇呆久了,有了感情也就不想回去了。听说气功了得,两个手指能勾起三四百斤的电动机,五百斤的担子在肩上能健步如飞。  一次,他在农机厂和人打赌赢一餐酒,金鸡独立时齐眉棍放在另一条腿上,让我和一个五大三粗的铁匠推,结果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能推倒他。果真,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一个字,服!  据说,一次赌气和另一个武师赛力气,也算是占地盘吧。两人冤家路窄,在大街上一把抓了对方的手,双腿使暗劲,一发力,结果把夹在他们中间摆摊的竹榻给蹦得粉碎。于是,惺惺惜惺惺,拱手各自退让一步,成了井水河水。  第四怪,长乐镇卫生院的吴姓药师,长得细长,很像私塾先生,可他几乎不识字,但却识得几百种中草药以及药性。某个大白天,我突发奇想,拿了两瓶人参酒跑到卫生院拜师。结果他竟然拿着酒跟在我后面,酒又被他退了回来,让我碰了一鼻子灰,怪没面子的。没想到当晚他就颠颠地跑了过来,又把两瓶酒给要了回去,说是白天在卫生院影响不好。  哧,至于吗?破采药的还怕受贿?  好一段时间跟他上山采药,背着药篓,拿着镢头,翻着《全国中草药汇编》的小册子对照,认识了不少中草药,不过现在早忘了。  一次跟着药师翻山过了临安界,晚上赶不下山了,就是要赶回来也得半夜了,再说山路崎岖得厉害,不好走。于是乎,我们两在一块大石头上准备凑合过一夜。虽是八月夏暑日,可山里的夜里真的很凉,冻得飕飕地,辗转反侧在硌人的石床上。到了半夜他突然癔症般坐了起来,用脚把迷迷糊糊的我踹了起来。月光下见他有些紧张,喉结上下蠕动着发出吼吼的声音,并用采草药的镢头敲打着岩石,在静静的夜里绽出骇人的响声,啪、啪啪……  他说我们遇到狼了,我被吓醒了也学他敲打着镢头,两人轮流敲打直至天亮。  虽然没有看到狼的影子,但听到了叫声,全然没有电影里的狼叫的那么豪情,但也足以吓得够呛。吴药师下山时告诉我,这是只独狼,离我们很近了,都能听见踩在落叶上的声音。不过,它更怕我们,没事的。  在长乐镇的两个月里,还是有两件遗憾的事情。一件是,没看到径山上那口没掉下来时大钟的模样,(径山寺的钟楼被烧毁,大钟落了下来,裙边被砸碎了)据说除了永乐大钟外,就数他最牛了。第二是,没能看到径山药物种植场的罂粟花,据说非常漂亮,比虞美人花还漂亮。  不过,漂亮的东西难免会害人。   共 217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护理癫痫都有哪些常见的方法

上一篇:知己32

下一篇:晨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