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9界独尊 第193章 强夺

发布时间:2019-09-11 12:41:19 编辑:笔名

9界独尊 第193章 强夺

c_t;“十月甲申,圣上薨于福宁殿,谥曰神文圣武明孝国主,庙号明宗……”

太傅华若渊亲身主持国葬大典,沉稳而洪亮的声音从祭天台传出,覆盖了99八十层天台。

就在此时,祭天台外响起一道高喝之声。

“天玄武院大长老,卫忠权真人到!”

天玄武院第一长老驾临,绝对是贵宾中的贵宾,连称呼中都用上了‘真人’。

由于只有先天境的武者才有资历被称为真人。

卫忠权的到来,让许多官员大臣都感到十分的意外,由于依照惯例,天玄武院是不会参与皇室的事情,尤其是在如此敏感的节点上。

唯有少数燕王阵营的核心人物才明白卫忠权到来的意义。

华若渊紧了紧了手中的诏书,远远的看向卫忠权,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太子楚浩脸色明显1紧,不由自主的看向凌寒天,希望能够从凌寒天的脸上得到一点安慰。

不同于楚浩紧张的神色,燕王的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容,转过身准备迎接卫忠权。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卫忠权虎步而来,后天境极限的气味有意无意的散发开来。

一时间,全部祭天台鸦雀无声,只回荡着卫忠权沉稳的脚步声。

“卫真人,欢迎,欢迎。”

燕王面带微笑,对着卫忠权低头拱手,表示欢迎。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顿时让得楚浩的脸色完全阴森了下去。

不管卫忠权的立场如何,他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都代表了天玄武院。

虽然天玄国国主驾崩,但此时此刻,楚浩才是太子,是明义上正统的继承人,欢迎的话怎样也轮不到燕王来说。

这明显就是喧宾夺主的行动。

可卫忠权仿佛没有听到燕王的话一般,眼睛在祭天台上四处扫视,随后竟一步迈过燕王,走到了太子身前,道:“殿下,请节哀。”

卫忠权的这个态度,顿时让得太子楚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卫忠权纯洁是在做表面文章,有着一样想法的还有燕王楚羽。

国葬大典的仪式主持终了后,华若渊便朗声宣布:王棺入皇陵。

但就在此时,一道高亢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华若渊的声音。

天岩城凌家新一任族长,凌墨远排众而出,抬头看向祭天台中央,高喝道:“在王棺入陵之前,鄙人有一个提议。”

华若渊曾去天岩城凌家,接凌战到东宫,自然是认得凌墨远此人。

凌墨远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明显是不怀好意,可当着天下人的面,华若渊也不好不准凌墨远开口。

燕王嘴角划过1抹嘲笑,似一切尽在掌握,转过身,远远的看着凌墨远,高声道:“凌族长有甚么提议虽然提,我天玄国乃民主之国,所有人都可谏言献策。”

燕王这话1出,顿时又让太子楚浩被动了。

凌寒天就站在太子的身边,一眼便看出这凌墨远与燕王两人一唱一喝的把戏,脸上划过1抹嘲笑。

凌墨远清了清嗓子,高喝道:“圣上薨毙不过3日,天下便已大乱,我认为皇室当择一良君,平定天下。”

凌墨远不过是一族之长,竟在如此场合妄议皇室继承人选,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可满朝文武,竟没有一人站出来反对。

不但如此,禁军统领文相权站了出来,朗声高喝道:“凌族长说得不错,自古王者之位,能者居之。我提议由燕王继承大统。”

“燕王继承大统!”

“燕王继承大统……”

文武百官,接二连三站出来拥立燕王,甚至有些官员还痛陈太子主政期间的种种不是。

一时间,舆论一边倒,全部选择支持燕王。

华若渊脸色乌青,他都还没来得及宣读诏书,想不到燕王就发难了,这简直就是要堵死太子的口呀!

太子虽然料到燕王肯定会发难,但没想到燕王这么快就发难,看着燕王那挑衅的眼神,太子只得将视野转移到旁边凌寒天的身上。

凌寒天给了太子一个放心的眼神,意念一动,向卫忠权下达了命令。

“诸位,可愿听老夫1言?”

卫忠权站了出来,声音中动用了真气,传遍了全部祭天台。

没有人能够忽视1名后天境极限强者的话,而且这人背后还代表着天玄国武院。

一时间,所有人安静了下来,屏气凝神,看着卫忠权。

燕王嘴角挂起1抹胜券在握的微笑,他很清楚1名后天境极限强者的分量,更知道卫忠权背后代表的能量。

卫忠权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天玄武院的意志,这在天玄国是不可忽视的一股能量。

太子1脸着急,他现在还不清楚卫忠权的真实立场。

华若渊脸色变了,他正准备阻止卫忠权,却被凌寒天的眼神阻挠了。

“诸位,在老夫看来,天玄国王位的归属,其实已没有争辩的必要,因为全部天玄国所有人都清楚一个事实。”

这话1出,燕王脸上的微笑愈甚了,许多燕王阵营的核心人物几近就要弹冠相庆了

卫忠权1面带微笑,朝着燕王楚羽走了过去,指着燕王道:“燕王楚羽,祸乱朝纲,结党营私,意图篡权夺位。”

全部祭天台死一般寂静!

燕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满朝文武官员全都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太子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几近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华若渊一脸茫然,看着卫忠权的背影,再看看一脸镇定的凌寒天,心中升腾起一股可怕的动机。

“咕咙。”

凌墨远伸长了脖子,死死的盯着祭天台上的卫忠权,如果不是对方身上的气味是卫忠权不假,他差不多就要以为这是太子找人假扮的。

本来被动非常的局势,就由于卫忠权一句话,瞬间逆转了。

半响后,燕王终究从愣神中恢复过来,死死的盯着卫忠权,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卫忠权真人,你这是何意?”

面对燕王的质问,卫忠权不置可否,指着燕王身边的那位灰袍老者道:“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想必是天歧国的护法国师吧?”

卫忠权这话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天歧国与天玄国可是敌对国家,两国之间征战不断,两国人民已到达了十分敌视的地步。

但天歧国的护法国师竟出现在了燕王的身边,而且还前来参加了天玄国国葬大典。

一瞬间,许多民众的眼中都显现出愤然之色,等待着燕王给出一个公道的解释。

...

...(泊星石书院)

母乳性的黄疸的症状
剖宫产术后的护理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有哪些工作常备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