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晓荷那年民国往事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56:32 编辑:笔名

程步高者,河南卢氏县四明山井家窑人,清末民初生人,当过国民党保安大队长。虽然他解放后早已被判刑入狱,至今音讯全无。程步高虽然担任国民党保安团职务,也做过恶,但当地老人提起程步高,还是对他的功劳赞口不绝。  据说,程步高是四明山西边山根索峪河畔井家窑人,弟兄三人。他是老大。有兄弟二人,一个叫铜子,一个叫金锁。解放后,这弟兄二人都落脚到灵宝县朱阳一带,靠种庄稼为生,已经先后过世。不久前,他的百年瓦屋也倒塌了,四明山群众还去帮助他的侄媳妇扒房子整理一下地基。现在,他的侄子媳妇在他的房底子上种了几畦蔬菜,已经挂果了。  村里老人对程步高的印象是大高个,红脸膛,走路虎虎生风。他能识文断字,会双手打枪,并有飞檐走壁的功夫。他在县里当了保安大队长,却没有见带过大的队伍,经常在豫陕交界的卢氏、灵宝、洛南三县一带活动。回家时带几个护兵,在家门口撒岗,甚是威风。  他娶过一房媳妇,是从当地一个姓丁的老财的手里抢来的小妾。也是小妾命薄,那年春上三月三庙会,四邻八乡的人们都聚集在青龙镇(现在叫河口街)赶会,街口东头老槐树上,有年轻人绑了个秋千,大家都在荡秋千。那个小妾兴致来了要打秋千,大伙就帮忙在后边簇拥着上了秋千。小妾玩的高兴,就鼓劲蹬起秋千踏板,谁知道用力太猛,把自己系的裤带挣断了,裤子溜到脚脖上。程步高看见后大怒,嫌丢了自家的人,抬手一枪,就把小妾从秋千架上撂翻下来,当场毙命。把在场的乡邻们吓的脸都黄了,没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  山里人胆小,年轻气盛的程步高玩这一手,大家都很怕他,把他当成活阎王了,路上遇见,都远远躲开。但是,有一场事情的发生,让人们改变了对程步高的看法。  那是小麦黄稍时节,突然“过队伍”,来了蛮子队。为什么叫蛮子队,因为他们说话北方人听不懂,格里哇啦的。这蛮子队大概都是国民党前来剿匪的南方的散兵游勇,非常坏,闯进村子里,不仅烧杀掠抢,还糟蹋妇女。因此,那些年,村民听说蛮子队来了,都自带细软,撇了粮食牲口和房屋,早早躲进大山深处石洞里或破庙里,等他们祸害完走了才敢回家。这伙蛮子队在村里杀鸡杀羊,吃喝够了,就四处寻找妇女。  一次,他们在豫陕交界的界牌沟一个石窑里,抓到几个逃难的村妇,正要施暴。在对面坡上密林里潜伏的程步高抬手吧叽一枪,就把一个正要脱裤行奸的蛮子队撂翻了。其他二三十个蛮子队,撂下妇女,就要往对面山上进攻。被程步高一枪一个,又撂翻了四五个。这伙蛮子队以为遇上了八路军游击队,一个个失魂落魄,抱头鼠窜,使这几名村妇幸免于难。  还有一年,邻村的一个小伙十万火急,找到程步高求助。说起来,他和程步高还是姑表兄弟。他媳妇呢,要上钟嘴山上香还愿,半道上,在榆疙瘩顶被五六个散兵截住了,现在正在轮奸。正是万分危急时刻。程步高临危不惧,单身一人骑马飞驰而去。快到现场,他双手对天开枪示警。俗话说,邪不压正,程步高浩然正气,震慑了那几个正在轮奸的散兵,他们散腿就跑,这才救出了奄奄一息的村妇。据说,回家后,大家伙帮忙用烧热的布鞋底子,帮忙给遭遇强暴的村妇揉小肚子,流出了好大一滩子脏东西。  五年前2011年夏日,我回老家帮助老家收麦,在槐树场,与年届八旬老人王保长谈起程步高,刚好老母亲也在场。说起程步高,俩人都说见过。特别是王保长,虽然时间过去六十多年,但他还对程步高记忆犹新。  他说出了一个程步高曾舍身取义,使四十里索峪河谷近万余百姓免遭国民党第二十七军涂炭的故事。  反复求证是否是国民党27军,王保长老人十分肯定,说是中央军,在陕西地盘驻扎过。经查询,与史料完全吻合。  关于国民党第二十七军,我回到家里上网查阅得知,1944年五六月期间,日本在豫西灵宝、卢氏、陕县一带部署和国民党军队会战。  《战史资料》之《日军侵华战争》第五章“敌第一军攻向豫西灵宝”一文明确记载,在日寇占领陕县(三门峡)的前后,国民党军即在灵宝地区集结部队。当时第1战区在该地的部队有:  孙蔚如的第4集团军,位于灵宝县以南、以东地区。李家钰的第36集团军,位于灵宝县以南地区。  西安第8战区增援至灵宝一带的部队,计有:马法五的第40军,辖第39、106师,新编第40师。张卓的第1军,辖第167师。李正先的第16军,辖预备第3师,第109师。周士冕的第27军,辖第128师。刘安祺的第57军,辖第8、97师。当时,第八战区的司令长官是坐镇西安的胡宗南。  这就证明,当时国民党第二十七军确实在我们这一代活动过,军长是周士冕,上过黄埔军校。王保长确定地说,是二十七军,是中央军,当时大人小娃都知道。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豫西大地风云突变,战机勃起。日军豫西地区部队从洛阳向西猛攻,大有要打开潼关,进攻西安之势。1944年五、六月间,二十七军和友军在灵宝卢氏一带和日军决战后,日军先后占领了陕县、灵宝(虢镇),二十七军被迫经过卢氏县木桐沟沿索峪河谷向陕西商洛方向撤退。  当时,部队很多,骡马成行,加上被日军击溃,一副落荒而逃的狼狈像。拐峪庄子上国民党镇公所所辖保公处的几个壮丁撅子,想在乱世发点横财,就商量着劫俩钱花花。  他们选择埋伏在青龙镇以北五公里的马渠口一个叫麻地湾的地方,这里是一个河湾,他们事先埋伏在一个山嘴台地上,居高临下,准备伏击逃兵。  他们避让过了大批成群结队的队伍后,在殿后的几个人中,发现有个团长模样的,带着三两个护兵和一个穿着旗袍的夫人。护兵牵的骡子驮着不少东西,蹄子印挖在沙滩上多深一个坑,肯定装了不上现洋嘛。壮丁撅子头秦望民一声令下,三枪齐发,打倒了三个护兵。他们蜂拥而下,围住中校团长,大骂:日本鬼子都打不过,虢镇灵宝是不是都让老日占了。银子倒装了不少,你给老子留下吧。  团长姓赵,他说:战乱了,士兵把城里钱庄东西给拾掇了做军饷哪,不能留给东洋人不是?秦望民土匪出身,可不听这一套,说,什么军饷,还不是你团长落了?哄鬼去吧。你想活命,就把银子现洋留下。敢说个不字,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团长一看,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说,兄弟们,保安团和国军都是一家子,骡子驮的都是银子,就给你们倒了,但你们不能伤害我们两口子性命,我们走人。说着,白哗哗银洋倒了一河爬。  把几个壮丁撅喜欢的屁颠屁颠,高兴的不行,就说,银子留下,留你俩口小命一条,你就走吧。赵团长千恩万谢,领着媳妇走人。  没有想到,有个壮丁撅秦望民起了歹心,拉上另一个碎怂,得一望二,还想睡人家团长夫人。二人分了银子,尾追赵团长夫妇到一个叫黄沙口的地方,一枪伤了团长的一条腿,抱着人家夫人,摁在洛河滩就要求欢。说来也巧,程步高正好路遇看见了,上前抽了这两个杂种两个掳棍,听说这俩杂碎还劫了人家,马上要求奉还。俩杂碎说,银子都被头儿背走抬起来了。程步高无奈,只好先把二十七军赵团长和夫人派人护送到洛南县三要镇(巡检司)驻地。  原来,这二十七军是胡宗南第八战区部下,回到老巢就牛起来了。师长听说他的团长在河南卢氏县通往灵宝的要道上索峪河被豫西大山仡佬几个土包子小流氓欺负不说,还劫走了不少军饷老人头,勃然大怒,当场要派出一个团兵力,血洗四十里索峪河,烧掉老百姓全部房子。那时候,老百姓的房子绝大多数是草房,一点火就着,可是不得了,不管穷人富人都纷纷求助程步高,让他去说服二十七军,不要来河南害遭老百姓了。  程步高又连夜骑马赶到三要镇,见了那个赵团长,赵团长说,128师师长派去血洗索峪河的三团,我现在打电报让把你们河口、灵神、窑沟、三关这几个村保留下来。拐峪、木桐几个保你们不要管。特别是保共处那几个杂碎,务必要碎尸万段。  程步高说,都是我的父老乡亲,你们一户都不能烧杀,否则,我就当场自杀在你赵团长面前。面对恩人,赵团长只好向师长求情,师长下令部队撤回。为了不失面子,他们翻过分水岭,到灵宝县辖区的蒲阵沟点了几户草房回来交差。木桐(同德镇)辖区,没有一户被烧。那几个壮丁蹶子,早吓窜无影无踪了。直到土改反霸,人民政府查明秦望民等在灵神等地绑架拉伕,派兵要款,逼出人命,敲诈勒索,鱼肉百姓,血债累累,罪恶滔天,遂判处死刑,被执行枪决。  处决了秦望民,土改反霸中,程步高闻听农会和乡政府要审查他的问题,说是在豫陕边界打过反动仗(指保安队和八路军交过火)。当时,群众议论纷纷,大部分群众说程步高好处多,功大于过。程步高呢,看到形势不妙,没有等到政府上门抓人,他就跑了。他跑到洛阳,找到本地人从洛河放筏在此等候销售木材、给了脚力钱就回家的王德宽。  王德宽是个老实人,贫农,本来就害怕程步高。见了王德宽,程步高说,我要借你的路条,政府要抓我,我得跑。王德宽不敢不给,程步高要路费,王德宽还把脚力钱的一半给了程步高。  王德宽回家后,有人向河口乡农会主席任志明报告了此事,任等人闻讯找上门,询问有关情况,查问程步高去向,胆小的王德宽怕被抓坐监,竟然在前山峁一棵重苔柿子树上上吊了。这样,追查程步高下落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程步高逃离洛阳以后,去了一个谁也想象不到的地方----延安。谁会想到他会去延安呢,延安是这些反革命分子去的地方吗?由此,我才想到程步高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懂得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灯下黑,所以,他就以一个贫雇农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的身份在延安落脚,并很快加入了革命队伍----摇身一变,成了延安一家新华书店的经理。这大概是因为他能够识文断字的缘故。  卢氏县人民医院的退休医生程步升,是个老中医。家住井家窑,和程步高是伯叔兄弟。他现在已经病故好几年了。十几年前,在卢氏,我就和他聊起过程步高。他说,我哥哥是个能人,真正是个能人。我给你说说他的下场吧。  到六十年代初,程步高在延安大小都混成个官官了,唉,老是想家。我们有个姐姐,嫁在陕西省洛南县三要镇木场村驮嘴焦家,现在有个后人叫焦怀成。说驮嘴是陕西,其实和我们河南河口老家也就是一条洛河之隔,大家伙互相都认识。  我哥哥就给陕西姐家邮了一封信,想打听一下他走之后,王德宽以及家人的情况。因为王德宽救了他,他拿走了人家的路条。他知道,王德宽是个小心人,他不知道王德宽早都吓死上吊了。那个时候,人的觉悟都高,信邮到木场村,村干部先截住信,村干部知道,我姐姐外头没有啥亲戚,延安来的信肯定有蹊跷,怀疑就是程步高。就把信拆开看了,一看,正好就是程步高。他们直接把信就交给河南河口乡农会主席任志明了,任志明马上报告卢氏县人民政府。卢氏就派两个警察拿着逮捕证去了延安,到新华书店经理办公室把我哥哥抓回来了。我哥哥一听来人是老家口音,二话没有说,就跟着走了。当时回来听说还坐了一节火车。  程步升说,法院给我哥哥判了个无期徒刑,当时木桐群众都不知道。法院认为他是反动军官,打过反动仗,畏罪潜逃,罪加一等,加上拿走王德宽路条,吓死了王德宽等等。其实,王德宽是吃不住农会干部咋呼。判刑以后,听说送往新疆大西北了,大沙漠了,再也没有音讯了。我哥哥可怜啊,就一个婆娘还叫他给打了,也没有后人了。  陈述到此,我看到当时已经退休但还在东门外二门诊上班的老中医程步升昏花的老眼,流出几滴泪水。  011年五月十六,在老家槐树场,我对王保长说,程步高的结局我听程步升说,他哥哥在卢氏县被判无期徒刑后,送往大西北劳改,从此渺无音讯。  王保长则肯定的说,程步高没有送往大西北,他是在卢氏西南山狮子坪淇河林场劳改,在那里伐木劳改的,并在那里被一场大火烧死了。见证人是当时也打过反动仗的被劳改的咱们园底的贾玉福,贾玉福因为参加保安团当过班长,六十年代初清查时被抓走判刑三年,在淇河林场大块地伐木,亲眼见了程步高。一天夜里,一场大火烧死住在窝棚里的犯人,死了好几百人哩,程步高是在那里烧死了。  经了解,五、六十年代,淇河林场确实设立过豫西劳改场,也发生犯人所住木棚着火,烧死很多犯人,大部分是旧社会的军队军人等。  后该劳改场被撤销,按说,程步高应该就死在我们今天去旅游的狮子坪大块地一带,大块地的合抱粗的日本落叶松就是那批犯人所栽,现在已经成了参天大树了。我想其中肯定有程步高所植的松树。  岁月如梭,我出生在六十年代,遗憾没有见到过程步高,但他的老房子还在井家窑下院厦屋,回城路过,看见已经坍塌了而且被后人种菜了,同样,这里也丝毫找不到程步高的任何痕迹了。  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程步高,作为一代枭雄,曾经有恩于索峪河谷人们的事迹,或将继续口口相传。我想,我能够为他做的是,把他的事迹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你只要给社会和人类做过有益的工作和事情,人们都不会忘记的。     共 501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医院
昆明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全国羊角疯病治疗哪家好